對於爺爺奶奶生長的時代,我一直感到好奇,尤其是上海人的爺爺如何碰到河南人的奶奶,一直是我感到有興趣的事。小時候我曾問過奶奶這個問題,奶奶都回答我說「問什麼問嘛!這有什麼好問的。」傻傻的我也就閉嘴不問。傳統的奶奶一定是害羞,不好意思把這段故事說出來,可惜的是現在問,也問不出個所以然來了……

 

記性好的爺爺對過去的事情可是記得一清二楚,不過也要老人家興致大發,才有可能「套」出完整的故事。那個星期天,正好天時地利人和,故事就這麼開始了。

 

原來,日本人打來之後,爺爺住的孤兒院就解散了,為了謀生,他去大哥的工廠當學徒,做的是柴油引擎。後來聽說衡陽兵工廠在招考,爺爺二話不說就跑去謀職,那時一工(八小時)的工錢是八毛,每天工作時數是一工半,每天上班不休息,一個月頂多只能賺三十六元,伙食費就要六元,所以每月結餘大約有三十元。

「那你賺來的錢都存起來嗎?」我問。

 

爺爺拍拍肚子,笑說,那時年輕,哪裡懂得存錢,所以賺來的錢全都「放到肚子裡去了」。

 

由於衡陽兵工廠的薪水實在太低,後來又聽說湖南之江的航空委員會在招考,爺爺也就跑去考試了。過去在工廠當學徒以及兵工廠的經驗,讓他很順利就考取了,薪水也跟著大躍進。那時他進入第二飛機修理廠工作,職等為三等三級,試用期薪水四十元,每個月還有作戰津貼十元,伙食費六元。一個月後升為三等二級,薪水調漲為四十五元,伙食費及作戰津貼不變。

 

也就是在湖南之江的航空委員會,爺爺認識了奶奶。

 

本來我期待聽到一個羅曼蒂克的邂逅,但是據爺爺的說法,就是一個傻楞楞的年輕小子,就這麼糊里糊塗的結婚了。

 

蝦?這到底怎麼一回事兒?

 

爺爺說,那時一起工作的同事告訴他說,在汽車隊工作的寶成,有個妹妹,你要不要認識一下。爺爺當下也就答應了,那位同事就傳話給寶成,寶成再回去傳話給妹妹(也就是我奶奶)。然後奶奶就由她的姊姊陪著去航空委員會「探班」,爺爺的同事就遠遠的指著奶奶,告訴爺爺說,「就是這女孩兒」。

 

爺爺說,以前年輕沒啥智慧,也不像現在年輕人懂得許多,就這麼「遠遠地看過奶奶兩次」,兩人就決定定下終生了。

 

還真是快速的結婚法!呵呵。我心想,兩次見面加起來前後恐怕不到三十分鐘,結果卻締結了快要七十年的姻緣,這效率還滿高的。

 

爺爺說,民國三十年八月十四日那天,他在同事家擺了兩桌酒菜,一桌六元,兩桌就是十二元。這就是爺爺奶奶的結婚喜宴,沒想到吃到一半,日軍來轟炸,結果全部的人一哄而散,酒席也沒吃完。

 

爺爺奶奶結婚後總得有個住的地方。所以,他們也置產了。當時他們在之江買了間草房,只花了101元(相當於兩個半月的薪水吧)。爺爺說,賣方原本是用100元買的房子,但因為在菜園中了很多菜,所以就用101元賣給爺爺,後來因為工作的關係,爺爺調差到雲南,這房子就等於不要了。當然,在那戰亂時代,就算沒給日軍給轟掉,可能也被別人給佔走了吧。過了七十年,要找到爺爺奶奶的新婚房子,恐怕比大海撈針還難喔!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小橘子真好吃 的頭像
小橘子真好吃

~ 玩樂放題 ★快意人生 ~

小橘子真好吃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